English
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主页>品牌策划>译名与文化-从“可口可乐”谈起
译名与文化-从“可口可乐”谈起
来源:作者:本站

 

中国商标信息网资讯

人皆知的“可口可乐”,其英文写作“Coca Cola”,中文译名为“古柯”,中文版《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》中是这样诠译的,“Coca古柯科热带灌木,叶是提取可卡因的原料。非洲、南美北部、亚洲东南部、中国台湾均有栽培。”再看“Cola”,该书译作“可乐果”(有人又译为“古拉果”),它是梧桐科的一属,原产于热带非洲,坚果含咖啡因,当地人喜欢嚼食,也作为饮料和药物出口。另有记载说,“古柯”被安第斯山麓的印第安土著居民称为“圣草”,咀嚼古柯叶,不但可以提神,而且还健体强身,具有消除饥渴和疲劳,缓解高山反应的作用。惟其如此,当地土著年来但养成了喜嚼古柯叶的习惯,并且称之“圣草”。
  翻译、取名,对事物本身而言常会产生某种始料未及的效果。“Coca”,曾被印第安土著视为”圣草”,可当它“漂洋过海”来到中国被译作“古柯”时,却成了实实在在的“毒草”。个中的道理很简单,因为现今世界上的主要毒品——可卡因就是从“古柯”叶中提取出来的。然而,奇妙的是,“Coca”一旦“改变包装”,换一换译法,却被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毫无察觉接受了,这一译法就是“可口”;而“Coca”和“Cola”一量结合,“联袂出台”,竟成了既达意又传神、既可口又上口的绝妙好辞——“可口可乐”。
  “可口可乐”确实是一个绝佳的译名,它相当生动地昭揭出这种饮品给人带来的清爽感、愉悦感——既“可口”亦“可乐”,其名其实有一种猝然相遇、默然相契的恰好感。因此,这一译名本身就足以“吊”起消费者的”胃口”,确有一种“挡不住的感觉”(“可口可乐”的广告词)。或许正因如此,“可口可乐”现已成为中国一些饮料的通称。
  有意思的还在于“Coca Cola”在日语中叫做“口咖口拉”,可是这一译名在日语中就不会唤起什么联想,诚如中野美代子在《中国人的思维模式》中所昭揭的那样:“今天日本人一提起‘口咖口拉’三岁孩子也会想起那种饮料的味道、颜色以及瓶子的形状等等。但是,在日语中没有任何理论根据能使发音为’口咖口拉’这个词同美国的清凉饮料可口可乐相一致。日本人只是根据记忆和习惯将二者等同起来(这是一个很难译成日语的词)。”
  那么,同一个“Coca Cola”,何以中文译名既传神又上口,而日语译名唤不起任何联想呢?应当说这恰好表明中国人和日本人对外来语的不同态度,或者换句话说,二者的语言感觉是迥然有别的。
  我们中国人自古就讲究“正名”。“帝正名百物”(《礼记·祭法》),孔子亦倡“正名”,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。”(《论语·子路》)而所谓“正名”,又不仅是命名,还要辨正,要循名求实,让人一览易明、了然于心。因此,对中国人来说,最不堪忍受的便是那些自身不能锅起人们任何联想的概念“名”),这与日本人的语言感觉显然是完全不同的。据载,大名鼎鼎的李鸿章在出使沙俄时,就曾让通事(翻译)将应酬话编成有汉语意义的谐音字写在扇面上,如将“请坐”写作“杀鸡切细”,“谢谢”写作“四包锡箔”,“冷”写作”好冷得那”等等,以血应急之需。这一相当有趣也颇为极端的例子,就可见出中国人对有意可寻、能启人联想的“名”的倚重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